《敦刻尔克》为什么没有德军 诺兰:我不想处在中间地带

作者:xjx 发布时间:2017-09-09 10:54:31 来源:互联网

跳脱常规、极富技巧和野心地讲述一个相对简单的故事是诺兰电影的典型基因。这一次,他将这一特质推到了悬崖边缘,不顾一切。“这是《记忆碎片》之后我最具实验性的一部电影。”导演克里斯托弗·诺兰这样定义《敦刻尔克》。

《敦刻尔克》的大胆,首先体现在题材选择上。敦刻尔克是二战初期著名的军事大撤退事件,然而在诺兰之前,却从未有导演将它拍成电影。当时,40万英法联军在法国的敦刻尔克海滩上三面受敌、一面临海,唯一的生路就是从海上撤往英国。生存还是死亡?这是个问题。尽管军事历史学家们将这次事件定性为“成功和智慧的”,然而,战场上的士兵从来不以求生为荣,又有多少电影敢于赞美撤退?

二战、飞机、战舰、轰炸…人们很容易把《敦刻尔克》归类为战争电影,然而诺兰却始终否认这一点。“这不是战争电影,而是悬疑电影。敦刻尔克并不是真正的战役,而是为了求生的撤退行为。英法联军是否能在投降或抵御德军之间出奇制胜?这很容易让我想要用拍悬疑片或恐怖片的电影语言来表现它。”诺兰告诉腾讯娱乐。

1.jpg

如果用希区柯克的悬疑理论来解释,也许会是这样:假如拍的是敌我双方突然的正面交锋,这便是一个常规的战争场面;但如果你在双方交战之前先告诉观众,其中一方无路可逃死路一条,那么观众就会时刻关心着他们的命运,并随着炸弹的爆炸越来越紧张,这就是《敦刻尔克》。诺兰的天才性在于,他发现了敦刻尔克是拍摄悬疑片的天然题材。

既然是悬疑,诺兰将如何让观众颤栗?他放弃了在《敦刻尔克》中展示任何一个德军,有的只是德军频频投下的炸弹。 “就像电影《大白鲨》,你能看到的只有大鲨鱼的鳍,而非它的全身。这种未知会让观众在心理上产生无与伦比的恐惧,他们会感到这比以往任何状况都要糟糕。” 诺兰这样对腾讯娱乐说。

另外,诺兰还把自己一块怀表的滴答声录成了音效,这声音贯穿全片,它始终提醒观众,时间在流逝,士兵们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考验和压力,而观众也因此坐如针毡,喘不过气来。 正如诺兰向腾讯娱乐说的:“我所有的目标就是不断提醒观众电影的悬念,不断把观众置于这场时间竞赛中。”

2.jpg

《敦刻尔克》具有极简美学的外表,内在却是一座迷宫,暗藏着无尽的设计以及随之带来的风险,比如基于音乐原理的非线性叙事结构、海陆空三个不同的故事视角、只言片语的对白、摒弃上帝视角的运镜方式、音乐旋律与画面节奏的平行剪辑、全片使用IMAX摄影机胶片拍摄……诺兰在没有和任何人商量的情况下就创作了剧本,他打算不计后果。他甚至曾表示,这是一部不期待被理解的电影。

在接受专访时,诺兰喜欢用简单句式搭配复杂的抽象名词,节制有序地传达出《敦刻尔克》的诗性和哲学性。面对提问,他会做短暂思考,给出的回答正如他的电影,绝无多余。

3.jpg

作为一部大制作,《敦刻尔克》不是故事驱动型的电影,实验性很强,你冒的风险是什么?

诺兰:对我来说风险是,用一种带有强烈主观性的新叙事技巧讲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,并让它植根于现实,创作出我所称之的“当下感”。我希望观众在观影时,仅通过演员的表演来获得强烈的紧张感。这部电影对白不多,也不是通过演员讲述自己来让大家关心角色,而是首先从视觉上让观众感受到角色所处的两难困境,对他们产生同情。因为你不想处于那种境地,你希望他们成功。

记者:你为什么选择用三个不同的视角来讲述这个非线性的故事?

诺兰:我的工作就是用特定的形式和秩序来讲故事,无论它是不是按照时间顺序的。如果观众对它感到稀疏平常,我会失去工作。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写这个剧本,通过画图来解决结构问题。故事是从三个视角来讲述,不同的视角有不同的时间尺度,但它们相互交织,这在某种程度上有点基于音乐原理,一方还在构建,另一方已达到高潮,从而让紧张和悬念的逐渐升级贯穿全片。

记者:时钟的滴答声也贯穿全片,它的隐喻和用意是什么?

诺兰:我们创作的音乐旋律是平行于我们的画面剪辑节奏的,所以有了音效、画面和音乐之间的融合,这是我之前的电影从未做到的,这次尝试我很激动。我所有的愿望就是不断提醒观众电影的悬念,不断地把观众置于这场时间的竞赛中,然后让这种紧张在影片结尾处释放,观众最终将体验到解脱。

4.jpg

记者:影片中为什么没有德军?

诺兰:我不想处在中间地带,所以要么得在电影中清楚完整地介绍纳粹或者意识形态这些概念,要么就最好彻底规避。最终,它就像电影《大白鲨》,你能看到的只有大鲨鱼的鳍,而非它的全身。这种未知会让观众在心理上产生无与伦比的恐惧,他们会感到这比以往任何状况都要更糟糕。德军的缺席恰恰让纳粹主义的存在更加凸显。

记者:将艺术性植入超级大片中,如今变得越来越难,你是如何做到的?

诺兰:我喜欢拍观众觉得能值回票价的电影,也就是非得去电影院看的那类电影,它真的能给你带来“在别处”的体验。如今的电影行业和我当年拍蝙蝠侠已经很不一样了,那时候真的能实现自我表达,但现在,个人的声音在主流电影中有点被埋没,因为华尔街让生产系列电影变成了强大的商业模式,但我相信新鲜和独特的声音总有价值。

分享到

最新资讯

更多+
  • 游戏
  • 女性
  • 汽车
  • 健康
  • 娱乐
  • 元尊